【方剂名】温脾汤,出自唐·《备急干金要方》。

  【组成】大黄四两(12克)、附子大者一枚(9克)、干姜二两(6克)、人参二两(9克)、甘草二两(3克)。

  【用法】上五味,以水八升,煮取二升半,分三服。临熟下大黄。现代用法:大黄后下,水煎服,每日3次。

  【功效】温补脾阳,攻下冷积。

  【主治】脾阳不足,冷积便秘,或久利赤白,腹痛,脐周疼痛,手足不温,口淡不渴,苔白,脉沉弦。

  【临床病案】临床主要用于治疗功能性便秘、慢性肾脏病、慢性复发型溃疡性结肠炎、阑尾周围脓肿等病症。

  1.功能性便秘:36例本病患者随机分为两组,治疗组18例,两组均采用常规西医综合治疗,治疗组加用温脾汤加减。连续服药1周为1个疗程,随访半年。疗效标准:2日内排便1次,便质软,解时通畅,停药后半年内无复发为显效;3日内排便1次,便质软,解时欠畅,停药后半年内偶有复发为好转;服药时大便排出通畅,停药则复发为无效。结果: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8.89%,停药半年后复发率为18.75%。(《光明中医》2014年第8期)

  2.慢性肾脏病(CKD):41名本病3、4期脾肾阳虚瘀浊互结证患者,随机分配至对照组(20名)接受常规治疗或试验组(21名),在常规治疗基础上接受温脾汤治疗。疗效性指标:血BUN、SCr、24小时尿蛋白、Hb、Alb、中医证候,中医证候疗效判定标准:中医临床症状、体征消失或基本消失,证候积分减少≥95%为临床痊愈;中医临床症状、体征明显改善,证候积分减少≥70%为显效;中医临床症状、体征均有好转,证候积分减少≥30%为有效;中医临床症状、体征均无明显改善,甚或加重,证候积分减少不足30%为无效。结果:治疗8周后,与对照组相比,试验组患者血BUN、SCr下降,Hb显著上升,中医证候明显改善;同时不良反应轻微。(《吉林医学》2010年第16期)

  3.慢性复发型溃疡性结肠炎(经验):其证候畏寒肢冷,神倦懒言,腹部拘急、冷痛,局部喜温覆,晨起五更尤重,进冷食后加剧等,均为脾阳不足的证候,而里急后重、肛门灼热、痢下赤白黏液等又示内生湿热之征象,舌体胖大,舌质淡黯,苔多呈黄腻,脉多见沉。宜贯彻通因通用的原则,但脾阳虚衰,难承攻逐,宜补而兼通,法取温下缓下,使肠腑通降逐宿邪的同时,辅助中阳。出现乏力较重,下坠,泻下次数较多等气虚明显者,则加较大剂量之黄芪。出现血色鲜红、赤多白少,腹痛明显,镜下充血水肿等湿热证候较重者,配合香连丸。血瘀为溃疡性结肠炎局部病理变化,镜下常可见血管紊乱甚至完全消失,呈红斑状,舌质则表现为黯、瘀点、瘀斑等,可加用失笑散。便血明显者加三七粉、珍珠粉分冲。(《江苏中医药》2011年第3期)

  4.阑尾周围脓肿:65例住院患者,随机分为治疗组32例,对照组33例。治疗7日后观察疗效。疗效标准:症状及体征全部消失,血象正常为治愈;症状和体征减轻为好转;症状和体征加重,出现并发症为未愈。结果: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,总治愈率为3.75%。(《河北中医》2013年第9期)

  5.婴幼儿急性臌胀、便闭:近2年临床收治的因腹部手术后、黄疸性肝炎过用寒凉药所致急性臌胀、便闭婴幼儿36例,年龄8个月~7岁。发病时间在术后1~3日,或服用寒凉药7日而发生的以腹部胀大,腹皮脉络暴露,便闭不通,且经外科插管排气无效者。6~12小时便通、腹减为治愈;12~24小时便通、腹减为良好;2日内仍无排便者,宜酌用其他方法。用药为1~2剂。结果:42例中治愈30例,好转10例,未愈2例。(《光明中医》2006年第5期)

  【方解】温脾汤为温下著名方剂,治证系由脾阳不足,寒积中阻所致。此时单用攻下,必更伤中阳;纯用温补,则寒积难去。以附子补温脾阳,大黄攻逐积滞;干姜助附子温阳祛寒,人参和甘草益气补脾。

  温脾汤常用于急性单纯性肠梗阻或不全梗阻等属中阳虚寒,冷积内阻者。还用于治疗蛔虫性腹痛、慢性结肠炎、肝硬化腹水、慢性肾炎、尿毒症等属中阳虚寒、冷积内停者。

  【现代研究】现代药理研究表明,大黄中大黄鞣质能促进体内蛋白质的合成,抑制体内蛋白质的分解,使BUN、Scr随尿液排出增加和增加粪氮的排泄。大黄素通过抑制细胞DNA的合成,从而抑制人肾成纤维细胞分裂殖,减轻肾间质纤维化的进程。

  【方歌】温脾附子大黄硝,当归干姜人参草,攻下寒积温脾阳,阳虚寒积腹痛疗。